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算金牌单双论坛 > 潘恩崖 > 正文

习大大荐书:托马斯·潘恩的《常识》在讲什么?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21

  “中国人民一向钦佩美国人民的进取精神和创造精神。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习9月23日在华盛顿州联合欢迎宴会上的演讲

  生于英格兰诺福克郡一个裁缝,上过几年学,先后做过学徒、鞋匠、英语教师、收税官,在富兰克林帮助下到达北美大陆,投身于争取北美独立事业。

  1776年1月托马斯潘恩以“一个英国人”的署名而发表的,随后成为了北美人民明确的战斗纲领,并被吸收为《独立宣言》的精华。内容确实如书名所言,全是常识。那么这本书具体讲了些什么呢?以下节选其中《政权的起源和目的,兼论英国政体》一章。

  好些人一开始就把社会和政府混为一谈,仿佛这两个概念彼此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或甚至于就没有区别,但实际上这二者不但不是一回事,甚至连起源都是不同的。社会是由我们的欲望产生的,政府是由我们的邪恶产生的。前者使得我们能一体同心,从而努力地增加我们的幸福;后者的目的则是制止我们的恶行,从而消极地增进我们的幸福。一个是鼓励我们互相之间的交流,另一个是制造差别;前一个是奖励者,后一个则是惩罚者。

  社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是受人欢迎的。但说到政府,即使是在它最好的情况下,也是一件免不了的祸害,而一旦碰上它最坏的时候,它就成了不可容忍的祸害。这是因为,当我们遭受灾难的时候,当我们置身在这样一个政府,即只有在无政府的国家中才可能遭受的不幸时,由于想到这正是我们亲手提供了自己受苦的根源,所以,我们感到格外的痛心。

  政府好比是一件衣服,是天真淳朴受到残害的表象;帝王的宫殿是建筑在乐园的亭台楼榭支撑着的废墟之上的。如果良心的激发是苍天可鉴的、始终如一的和坚贞不渝的,那么人们就不需要别的立法者了。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一个人一定会觉着有必要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财产,或是出钱以换取其他人的保护;小心谨慎的原则在别的任何场合都提醒他要权衡利弊,现在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促使他必须要这么做。因此,既然安全是政府的目的和存在的意义所在,那么我们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推断说,任何即使是看起来能保障我们安全的形式,只要是代价最小而得益最大,那是我们一切人都愿意接受的。

  为了把政府的意图和目的说得更清楚或是正确,我们再来假定有少数人在地球的某一个偏僻的角落住着,他们不同其他的人发生关联,他们将代表任何一块地方或是世界上的第一批移民,这是一种十分自然的生活状态,他们将首先想到的一定是社会,不论过程和组建方式以及出于任何动机,最后一定都会鼓励他们走到这一步。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单独的人,他的力量是没法应付他的各种需要的,而他的心境又不可能是永远寂寞的,所以,他很快就会被迫寻找别的人的帮助或是安慰,而对于别的人,也有着同样的诉求。这样,四五个人碰到一块,就有愿望,也有这种可能要通力协作,即在偏僻的旷野之中建立起—个还算不错的住所,但要看不到这点,还是想靠着单个人的力量,即使忙碌一生也会一事无成。当一个人单独生存,他砍下一块木头,可能搬不动,就是勉强搬动了也竖不起来;还有,饥饿也会逼使他离开工作岗位,再加上更多的、不同的、大大小小的需要也会以不同的方式来支使他,疾病,或者是别的任何不幸,都可能意味着死亡,因为即使它不会致人死命,但也会使他的生活变得没法维持,以至于处于半死不活的悲惨境地。

  这样,客观的需要就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把我们说的这些刚刚聚拢的移民迅速地组成一个社会,也只有这样,每一个人互相能从组织起来的社会中所得的幸福才会稳定下来,并且,在这种组织中,只要人们始终以真诚相待,就不会产生法律和政府约束的必要。但是,我们知道,只有上帝才不会被邪恶所侵染,所以,就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他们刚刚克服了那些因为向往幸福而团结组织起来,并约定搬迁到一个新的地方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以后,现在,他们只得又开始忽略彼此应尽的这种职责以及应有的情谊。这种免不了出现的懈怠说明这样一个事实,建立某种形式的统治是十分必要的,只有这种制度才能弥补人们德行方面的天牛缺陷。

  只要一棵位置适中的大树就能解决他们需要的一座大礼堂,所有的移民都可以去那里,聚在树荫下,讨论一切有必要讨论的公共话题。并且,十分可能,他们中的第一批法律还只能叫做条例,在往下推行的时候,还至多是以公众的民意鄙视来作为一种违反条例的象征性惩罚。但在这第一次事关重大的议事会议中,每个人都有权利占据一个席位。

  再往下看,随着移民区的进一步发展,公众所要求的服务内容也就相应地增加了,同时,各成员之间也因此会离得越来越远,不方便再像从前那样随意地聚在一起。但当初的情况则是,他们人也不多,住地也挨得很近,公众所关心的事情不但数量很少,而且也十分琐碎,这种情况表明,他们的民意已倾向于从全体社会成员中选出一些优秀的人来专门管理立法工作,这样大家都会从中得到更多方便,这些选出来的人应该关心那些选派他们的人所关心的事情,他们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同全体成员亲自出席时议定所采取的一样。

  如果这个移民区再继续发展下去,就应该迅速扩大代表的名额,以使移民区的各方面的利益都可以受到兼顾,同时最好还要把整个移民区域划分成若干个部分,以利于每一部分都选派出相应的人选来参加公共管理。只有这样,当选的代表才不会永远只关心一种与选举人毫不相干的利益,并且,为了慎重起见,还必须要能时常举行选举,通过这种设计方式的作用,当选者才有可能事隔几个月以后又可回去同那些选民混杂在一起,他从他们中来,因而也就不敢自找苦吃,从而他们对全体公民的忠实也才有了制度上的保证。因为这种时不时的互换角色,就与社会的每一部分建立起了共同的利害关系,住在各地的人就自然地要互相支援,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是基于帝王那毫无意义的名头),才会产生出政府的力量以及被统治者也能感到的幸福。

  这便是政府如何起源和为什么会兴起的原因,也就是说,这是由于人们德行的软弱无力而必须要采用的一种恰当的治理方式,由此也回答了政府的意图和目的,那就是自由和安全。不论我们的眼睛在纷乱杂陈的这个世界面前如何眼花缭乱,或者说我们的耳朵是如何要受音响的欺骗,也不管偏颇的见解又如何把我们的意志引入歧途,或者个人的对利害关系的计较如何迷住我们的心窍,但是自然和理性的坦率的召唤也一定会同意这样做的正当理由。

  我个人对于政体的这些想法,仅仅只是从一项无法推翻的自然原理推论出来的,换句话说,任何事物越是简单,就越不容易发生紊乱,即使发生混乱也是比较容易纠正的。

本文链接:http://open-chat.com/panenya/126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